中国市场正成为奢侈品牌的定心丸

2019-08-08 13:51 36
奢侈品市场的特点是瞬息万变,全球经济形势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投资者的担忧情绪又开始发酵,但似乎未波及奢侈品板块。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泛欧斯托克600指数在周二下午的交易中下跌0.4%,但奢侈品巨头LVMH、开云和Dior集团等股价都出现上涨,其中LVMH股价大涨2.1%至350.45欧元,市值为1760亿欧元,开云集团股价上涨近1%至446.7欧元,市值为559亿欧元,Dior集团股价则增长1.19%至435.8欧元,市值为896亿欧元。在香港上市的意大利奢侈品集团Prada股价于8月2日发布财报后的盘中一度大涨超过10%,本周一则继续逆势录得大涨逾2%,市值一度高达逾660亿港元。加拿大皇家银行分析师Rogerio Fujimori表示,Prada的大规模革新和取消季节性降价促销可能会给市场对未来6至12个月的平均预期构成制约,但这家意大利时尚品牌具有巨大长期潜力。Rogerio Fujimori续指,Prada财报主要提及的利好因素包括全价产品零售趋势改善、Prada对运营支出的良好控制、成衣类产品表现出众以及该公司在电商平台上的良好势头。不过有业界人士认为奢侈品牌依然不能掉以轻心,过度倚靠中国市场也意味着更加受到当地市场和消费者行为的牵制。CNN Business早前报道,越来越多奢侈品牌的增长严重依赖中国市场,但当前的复杂市场局势或令这些品牌的增长面临风险。华尔街日报的一篇分析也表示,2018年奢侈品集团纷纷押注中国市场或成为新的风险,但投资者几乎别无选择,只能习惯这种状况。区别于一片向好的2018年,今年到目前为止大多数主要奢侈品牌在大中华市场的结果好坏参半。LVMH时装皮具部门、Gucci和爱马仕三个头部品牌业绩均受到中国市场推动,其中LVMH时装皮具部门重新赶超Gucci和爱马仕,德国高端服饰集团Hugo Boss和Prada在中国市场的业绩表现则不甚乐观,均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但从整体来看,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购买力正处于一个积极的上升期,即使香港和澳门的疲软抵消了奢侈品牌在中国内地的增长,但随着英镑疲软,中国消费者将继续寻找其他消费奢侈品的目的地,北美零售商则预计会受入境人数减少影响。VisitBritain战略总监Patricia Yates在报告中写道,中国消费者今年在英国的奢侈品消费会同比大涨22%,以Louis Vuitton Petite Boite Chapeau手袋为例,英国和中国的价差达到20%。此外,中国消费者对于通过电商渠道购买奢侈品接受程度的提升也被视为一大机遇,目前Louis Vuitton、Gucci和爱马仕都在中国官网开通了电商服务,而天猫、微信小程序商店以及京东奢侈品频道也愈发受到奢侈品牌的重视。据麦肯锡今年4月发布的报告《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社交裂变:中国“80后”和“90后” 催生全球奢侈品新赛道》,2025年中国消费者将占全球奢侈品消费的40%,并将成为未来6年该行业增长的主要贡献者。2018年中国消费者在国内外购买奢侈品的总支出为7700亿元人民币,每个有能力消费奢侈品的家庭平均花费8万元,这一增长主要得益于中上层家庭数量的激增,到2025年他们的支出将增加近一倍至1.2万亿人民币。报告预计到2025年中国消费者将贡献全球奢侈品行业近一半的销售额贝恩公司与招商银行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则显示,在全球地缘经济持续震荡的大环境下,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90万亿人民币,其中超高净值人群规模约17万人,可投资资产5000万以上人群规模约32万人。该报告指出,尽管中国私人财富市场增速较往年放缓,但仍具增长潜力,预计到2019年底将突破200万亿大关。据时尚商业快讯数据,受益于Louis Vuitton和Dior的业绩推动,LVMH时装皮具部门上半年销售额大涨21%至104.25亿欧元,已连续11个季度录得双位数增长,收入首次突破100亿欧元,创下历史新高。集团首席执行官Michael Burke今年初在与巴黎分析师会议上透露,Louis Vuitton的中国销售额正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增长。Gucci虽然相较于2017年和2018年的全速奔跑有所放缓,上半年销售额的增长持续减速,仅录得19.8%的增幅至46.17亿欧元,去年同期的增幅为44%,第二季度销售额增幅更放缓至12.7%,逊于去年同期的35%,创三年来最低增长,但在包括中国的亚太市场零售额大涨29%,增幅最为显著。自去年第二季度开始不断增加旗下工坊数量以满足中国市场需求的爱马仕销售额增长也重回双位数,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销售额同比大涨14.7%至16.74亿欧元,较上年同期的3%明显改善,上半年销售额大涨15.1%至32.84亿欧元,超过分析师预期。此外,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和意大利奢侈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在中国市场也表现强劲,收入分别录得15%和17.4%的强劲增长,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一季度内,瑞士奢侈品集团历峰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录得12%的增幅。事实上,奢侈品牌需要警惕的不是中国消费者欲望的减弱,而是他们心中不断提升的品质标准以及对奢侈品本身定义的改变。胡润表示,中国高端消费者已进入“后物质时代”,不再像10年前为了彰显成功而购买手袋、手表和豪车等奢侈品,而是更愿意花钱在精神层面的提升上,比如旅游、教育和健康。LVMH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则在今年初强调,奢侈品行业的未来不仅仅是奢侈品,而是奢侈体验。在这一战略思维前提下,LVMH于去年底开始不断加码酒店行业,斥资26亿美元收购酒店运营商Belmond,并于今年3月在伦敦Mayfair区开设Cheval Blanc白马庄园度假酒店和水疗中心,随后还邀请丽思卡尔顿原总经理Christian Boyens加入酒店管理部门,负责监管集团在全球各城市的酒店业务。法国高端珠宝品牌卡地亚,在2009年“卡地亚珍宝艺术展”成功举办十年之后,再次携手故宫博物院,于2019年6月1日至7月31日在故宫午门举办“有界之外——卡地亚与故宫博物院特展”,展出830余件艺术珍宝。Tiffany也将于今年9月在上海举办近130年来的首个大型展览,以更好地贴近中国消费者。另一头部奢侈品牌Chanel也愈发重视中国市场,除了举办美妆快闪店和在成都办秀外,还于今年4月至6月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举办了Mademoiselle Privé走进香奈儿展览,通过与法国巴黎总部高度相似的装置与布局为参观者打造了一个极度沉浸的体验,目的是培养更多的潜在消费者。8月1日,Chanel美妆和香水业务正式入驻天猫。“奢侈品牌想要赢得中国市场,就不能只让一种消费者满意,而是需要针对不同子群作出不同策略”,中国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首席营销官Nico Yang在最新的一份报告中如此说道。逆境往往是行业增长的催化剂,在欧洲旅游业受挫、美国零售业摇摇欲坠的情势下,中国市场至少依然充满活力。在购买全球三分之一奢侈品的中国消费者的推动下,中国出现了第一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奢侈品商场。据英国建筑师事务所Sybarite与GlobalData共同发布的2019年最新研究报告,来自中国的奢侈品百货北京SKP每平方英尺销量位列全球第二,称霸亚洲,全球仅次于英国奢侈品百货Harrods。来源: 微信公众号:LADYMAX

昔日巨头在华难掩颓势 三星Q2份额不足1%

2019-08-08 13:47 25
三星手机在华的市场份额正在一步步被国产手机蚕食。8月7日消息,根据市场调研公司Strategy Analytics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三星电子在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为70万部,环比下跌1.1%,市场占有率仅为0.7%,这也是自今年第一季度回升后再次跌破1%。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的时候,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最高曾达到22%。然而,从2015年起,该数字就在不断萎缩。资料显示,2015年时,三星手机的市场份额已降至9.7%,2016年,随着Galaxy Note7电池爆炸门事件的不断恶化以及发酵,消费者对于三星手机的热情迅速减弱,待到2017年其在华份额已跌至2.1%。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该数字已不足1%。与之相对的,则是国产手机的崛起。根据报告显示,第二季度华为手机在华的市场份额已达到37.3%,出货量为3730万部,位居第一;紧随其后的是OPPO,市场份额为19.7%;vivo以18.5%排名第三;小米排名第四,市场份额为12%;四家国产品牌已经占据了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超过85%的市场份额。而曾经与三星共同“称霸”中国手机市场的苹果则以620万部的出货量,排名第五。虽然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不太乐观,但其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地位仍未被撼动。Strategy Analytics报告显示,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为3.41亿台。其中,三星电子以7630万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位居第一,市场份额为22.3%;华为智能手机出货5870万台,位列第二位,市场份额为17.2%;苹果以3800万的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在第三位,市场份额为11.1%;小米和OPPO以3200万和2980万的出货量分列四、五位,市场份额分别为9.4%和8.7%。来源: 投中网

压垮尚品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9-08-08 13:45 20
2019年7月31日,从天使轮开始就备受小米创始人雷军偏爱的奢侈品电商“尚品网”,宣布因融资重组不顺暂停营业。而压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与A股市场“老赖”赫美集团(002356.SZ)的收购终止。赫美集团对“尚品网”的收购始于2018年。当年1月,赫美集团与尚品网达成收购协议。对于二者来说,这场收购有着重要意义。在此之前,尚品网已经近18个月未获得新的投资;赫美集团则刚完成主营业务由珠宝行业至国际品牌运营服务的转变,通过此收购可以完善其新业务的发展。不过,在收购协议签订之初,赫美集团就已面临着极大的偿债压力,随后这家上市公司又经历了股价跳水、高管离职和财务危机等种种问题。直到2019年4月,赫美集团与尚品网的合作最终宣告终止。这是一个关于资本市场与新经济公司的故事。通过复盘这桩收购案,投中网试图还原这一失败背后的原因。尚品网急找钱,赫美集团资金链紧绷2018年1月8日,赫美集团宣布与母公司北京新尚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尚品科技”)达成收购意向。赫美集团旗下子公司将以不超过2.5亿元股权转让款和不超过1.5亿元的增资款收购新尚品科技旗下两家子公司:北京尚品百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90% 股权)(下称“尚品百姿”)和诚宇信(香港)有限公司(100%股权)。其中,前者为“尚品网”的控制实体。也就是说,收购完成后,赫美集团将间接持有“尚品网”90%股权。公开资料显示,尚品网在与赫美集团达成收购意向之前,已经一年半未得到任何融资。其最近一轮融资为E轮,发生在2016年6月,投资方为蓝色光标和蓝图创投,不过投资金额并未对外公开。虽然尚品网创始人赵世诚多次公开表达“尚品网不烧钱”的经营策略,但对于新兴的奢侈品电商产业来讲,讲好故事、找钱依旧是公司的重中之重。2018年1月,双方签订合作框架议案时,尚品网收到了来自赫美集团的2000万元预付款。这笔钱或许能够暂时维持公司运营,但被收购意味着尚品网更想要能够提供稳定资金面的大股东。显然,赫美集团不是。尚品网与赫美集团针对本次收购签订的补充协议中明确提及,赫美集团将以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方式支付款项共计不超过4亿元,但在当时,赫美集团的资金链已经相当紧绷。2017年报显示,赫美集团账上的货币资金约为5.5亿元,加上有可能回款的6.9亿应收账款和1321.2万应收票据,其能够调动的资金约为12.4亿元。不过,这一切的大前提是,赫美集团能够如约收回这些应收账款。反观负债,截至2017年底,赫美集团一年内将要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6467万元,应付账款和其他应付款合计超过16亿元,还有16.7亿元的短期借款需要偿付。对于框架协议签订时的赫美集团来说,在如此巨大的偿债压力之下,4亿元买入尚品网,或许并非易事。赫美寻盈利支点,但尚品网的优质资产并未注入在财务状况如此窘迫的情况下,赫美集团依然决定与尚品网达成收购协议,或许有现实原因。彼时,赫美集团的主营业务由珠宝行业转向国际品牌运营服务不足一年,其于当年收购的奢侈品零售商上海欧蓝、臻乔时装等四家公司,当期仅实现了4500万元左右投资盈利。至于业绩方面,截至2017年底,赫美集团营业总收入24.1亿元,营业利润同比上涨32.22%,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44亿元。赫美集团的业绩增长可以归因于变卖资产。2017年12月,赫美集团接连卖掉每克拉美100%的股权和前海联金所80%的股权,总计出售金额9.1亿元。而抛开出售这两家公司获得的当期投资收益,赫美集团的扣非净利润亏损6735万元,同比下滑149.33%。在此情况下,赫美集团急需一个全新的业绩支柱,来顶替被置换的珠宝业务。最终,它选择了尚品网——一家有雷军光环加持的国际奢侈品电商平台。赫美集团在本次收购对公司的影响中也提及:“互联网是青年人群了解和购买高端品牌产品的重要渠道,公司需要拥有自有的线上电商平台以迎合年轻消费群体的移动互联网消费习惯。”但尚品网已经无法再为赫美集团带来比“雷军加持”更好的故事。与英国快时尚品牌Topshop达成的独家线上渠道曾是尚品网对外提及的重要业务。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当时赫美集团决意收购的资产中,并不包括尚品网的优质业务板块——Topshop特许经营业务。2014年,尚品网已经由高档奢侈品领域转向轻奢品牌,并在此后开始了与Topshop的合作。尚品网创始人赵世诚曾提到,这笔合作是通过“三万封邮件、七十万公里飞行、九百多天等待,反反复复地沟通”才最终拿下的。拿到E轮融资后,2016年底,尚品网与Topshop达成更深度合作:为品牌实现进一步扩张,尚品网将负责在中国大陆为Topshop铺设80家线下店铺。赫美集团与尚品网达成收购协议之初,正值Topshop与尚品网的合作期内。而尚品网这一优质业务板块并未包含在此次收购之中。对此,赫美集团与尚品网后续签订的协议补充公告中提到,由于Topshop与尚品网控制主体“尚品百姿”签订了《特许经营合同》,依约不得变更公司部分信息。因此,尚品百姿将新设一家名为“赫美尚品”的公司承接除“Topshop相关业务”以外的其他业务。而赫美集团对尚品百姿90% 股权的收购也变为对“赫美尚品”85%股权的收购。工商资料显示,尚品网的确在2018年3月按照约定,成立了“赫美尚品”,公司董事名单中除了董事长赵世诚,雷军、刘芹等资本大佬的名字也在列。无法完成的收购也正是赫美尚品的工商资料变更,隐约透露出一个信息:赫美集团与尚品网的收购,或许在2018年10月已经发生变数。2018年10月9日,赫美尚品更名为“尚品云服科技发展”,“赫美”二字被剔除。截至目前,该公司依然为“在业”状态。2018年8月,尚品网与Topshop的合约被后者提前终止。有媒体报道称,Topshop此番终止合作,与尚品网主导开设线下店铺失利有关。而赵世诚在此前接受界面采访时曾经提到:“Topshop的销售额在尚品的贡献中占比不小。”突然失去Topshop的尚品网正在面对的,是在财务危机中越陷越深的赫美集团。从2018上半年开始,赫美集团的多项利润指标跌为负数,且至今未有明显起色。同年,7月至9月间,赫美集团高层变动剧烈。公司董事会秘书李丽辞去职务、董事李波辞去包括审计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公司原内审负责人汪礼光也辞去职务。与此同时,资本市场对于赫美集团的态度愈发消极。2018年6月整月,赫美集团每股股价由15.2元缩水至7元,市值缩水一半以上。在此情况下,赫美集团将目光投到韬蕴资本身上。韬蕴资本与乐视系联系密切,曾阔气出手接盘乐视旗下“易到用车”。赫美集团在2018年7月发布公告称,韬蕴资本将以高溢价受让公司5%的股权。消息一出,赫美集团股价迎来8个涨停板。尝到甜头的赫美集团随即宣布,与韬蕴集团签署新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继尚品网之后,再将目光落到新经济领域,意图收购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的控制实体——东方车云54%的股权。公告发布当日,赫美集团在此拉出涨停板。不过,有接近韬蕴的人士曾对投中网表示,赫美集团收购东方车云只是“相互站站台”,按照易到的市值,赫美集团的重组必定引发重大资产重组,无法通过证监会的审批。2018年11月,赫美集团宣布收购易到用车54%股权的计划失败。随后,赫美集团与尚品网的收购也宣布终止。2018年报公布当天,赫美集团同时宣布,收购尚品网的协议终止。在当日发布的年报首页是赫美集团三位高管联名声明: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真实。而无法等来下一笔融资的尚品网,则在三个月后宣告暂停营业。来源: 投中网

微信为有赞开放小程序接口 将分食阿里蛋糕

2019-08-08 13:42 20
近日,微信广告投放端悄然接入有赞小程序,由有赞为广告主提供小程序落地页,以此达到降低广告主投放微信小程序的门槛。对接意味着,广告主可以直接在微信广告投放端创建一个小程序,详尽地展示广告商品,并直接引导转化。这其中,广告主可以投放的广告位有微信公众号、朋友圈等。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调整。有赞是微信系统里最大的、也是官方支持的电商平台,这个对接意味着微信终于给电商放开空间了。微信终于亮出蓄谋多年的野心——通过微信这款巨无霸的社交产品,迂回地蚕食电商市场,最终走向阿里的战场。大佬之争的焦点是一统天下,这是每一个巨无霸的野心,也是不可逆转的趋势。阿里和腾讯,争夺二十年,在各自的领域发家,多年相安无事。但这些年,两家已经不满足于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开始不断新建、模仿、吸纳或直接收购,将目光所及能直接或间接参与的业务,都收入囊中。这也意味着两家必然会触碰到对方的利益。金钱至上,利益最大的战场硝烟味最浓。电商和社交,是中国这个庞大人口市场里最大的利益场,也是阿里和腾讯的基业。双方不断修建护城河的同时,也瞄着对方的城堡,虎视眈眈。阿里的电商业务越做越大,目前已经布局全球,今年的双十一,将吹响有史以来最响亮的集结号。但是,阿里在社交板块,除了钉钉有少量强制性用户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建树。腾讯就不一样了,采取的是曲线救国策略。这就得从微信的克制进化说起。微信诞生至今8年,用户超过10亿,几乎囊括中国所有会上网会用手机的人群。在互联网时代,用户或粉丝就是眼球经济,也是可供变现的大前提。有了这群忠实用户,想做什么,也就是振臂一呼的事情。按照别家企业的惯性,根本等不到这个数量,早就开始变现了。微信偏不,一开始,它就在从克制到极致的进化之路上,一点点前进。微信的初始版本简单至极,功能简单,哪怕用户强烈要求也不为所动。在这期间,其他诸多社交软件根据用户需求,做了很多社交软件,但至今,存活并被记住的,寥寥无几。微信的用户数开始普及的时候,微商、联盟、广告等不断兴起,腾讯花费大力气,不断提高防护性能,还祭出大量打压、封号等操作。你可以说微信是在维护用户体验,也可以说是这些人触碰到了微信的根本利益,这块蛋糕是腾讯自己的布局,只是时机尚未成熟。开放公众号、开放广告、开放小程序、加入搜一搜和看一看以及好物等功能,微信在隐忍克制中,不断升级,一点点小心试探,让用户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并且产生依赖。直到现在,时机成熟了。在此之前的几年里,其实各大平台,包括淘系的品牌卖家,都从未放弃过微信端的品牌运营,通过小程序开发或公众号的文案推广等,也可以实现购物下单的效果,虽然与淘系是两个不一样的系统,但微信的用户多、传播广,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市场。社交和电商,从各自的起点出发,终于走到了交汇处,双方都蓄势已久,这场战,应该会好热闹。接入有赞小程序后,微信广告主可以结合小程序,更好地完成展示品牌、推广商品、派发优惠券等动作,并借此看到每条广告的交易转化效果。“在微信广告投放端将有赞小程序设置为落地页的广告主,可实时查看每条广告投放的浏览量、点击次数、购买转化率等多重维度的效果数据,保障广告主对效果的监测。”有赞广告负责人赵强如是说。据介绍,该功能面向所有商家,非有赞商家可接入有赞精简版小程序,而有赞付费商家可直接将已有店铺与微信广告投放端绑定,快速创建广告。自2017年1月9日微信小程序上线以来,虽然行业内对小程序经历过观望和讨论,但如今小程序码遍地开花,几乎成了商家的标配。这场对抗,有赞居然成了最大赢家。而有赞创始人白鸦曾于2008年加入阿里,担任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很巧。三个月后,史上最大规模的双十一狂欢即将到来,腾讯选择这个时间点开放小程序给电商商家,其野心昭然若揭。且看今年,阿里这边,天猫2.0、会员店等各种准备,腾讯开放小程序给电商商家,旁边,势头正猛的拼多多也不会闲着。或许,今年的双十一之后,中国电商将进入2.0时代了。来源: 投资界

闪送七夕订单数据:173人送花被拒

2019-08-08 13:40 17
8月8日,亿邦动力了解到,闪送发布了七夕订单数据报告。报告显示,8月7日闪送全天共送出192405笔鲜花订单,有14人选择在今天请闪送员帮忙表白,但也有173名“失意”人送花被拒,西部地区鲜花订单同比增长较快。兰州成全国最浪漫城市 女性愈发勇敢说爱今年七夕节闪送全国共产生192405笔鲜花订单,相比今年情人节鲜花订单数据增长19.6%.其中兰州单城当日鲜花订单占比高达71.2%,排名全国首位,与株洲、德阳荣膺“最浪漫城市”前三甲。从全国浪漫指数来看,一向“传统内敛”的西部地区用户表现不俗,越爱越勇。七夕当日,西宁、乌鲁木齐、银川三座西部代表城市的鲜花订单量同比增长分别为196.6%、442.2%、838.5%,超过全国平均涨幅。女性们也越来越敢于表达对爱情的态度。据统计当天女性用户共下单2575笔鲜花闪送订单,还有97笔奢侈品取件订单,126笔代买安全套订单,一名北京的女性用户下单请闪送员帮忙搬运求婚道具。北上渝成异地恋重灾区 425人深夜求安全套七夕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却也有很多恋人只能异地遥遥相望,虽然彼此难以触及,但他们也有自己的陪伴方式。昨天有超过45958名用户请闪送员化身月老为身处异地的恋人送去鲜花和礼物,以弥补无法相见的遗憾。北京、上海、重庆三座城市发出的异地订单占了闪送当日异地下单总数据的58%,可谓异地恋重灾区,而上海-杭州、北京-青岛、重庆-成都则是闪送平台最常见的异地订单城市。闪送的品牌优势便是一对一急送拒绝拼单,配送时效快,这对某些特殊时期的恋人们来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自19:00点起,闪送代买计生用品的订单数量便呈现上升之势,并在22:00前后达到顶峰,最终全天安全套等计生用品的代买订单数量达到425笔。闪送成表白求婚新方式 逾173人独尝爱情之苦今年七夕节共有14名用户在订单中备注了“喜欢你”“我爱你”“表白”等字样,同时也有32名用户凭借闪送鲜花进行了求婚。七夕单日鲜花订单记录创造者是一名深圳的男性用户,该用户请闪送员给4个不同地址的收件人分别送去了鲜花,但尚未打破2月14日情人节由另一名北京用户创下的单日6笔鲜花订单的记录。而一位西安的女性用户收到了5束不同人士发出的鲜花订单,可谓当日最甜蜜用户。欢喜背后总有悲伤,自然也有人在七夕当天被挡在了爱情的门外。昨日共有173笔闪送鲜花订单被收件人拒收,8名用户在订单中留言请闪送员帮忙向收件人告别。从用户年龄层来看,90后闪送用户更善于制造浪漫,喜欢在订单中留言请闪送员帮忙为收件人送上甜蜜祝福;80后用户或许是习惯了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备注留言较少,但由于经济实力更强,礼品配送订单比例更高。来源: 亿邦动力网

被昂贵租金压垮的Barneys

2019-08-08 13:38 26
受昂贵的店铺租金以及电商冲击, 拥有96年历史的美国老牌奢侈品百货Barneys前途渺茫。据CNBC消息,Barneys New York Inc周二正式申请破产保护,即将关闭其在美国22家门店的15家,并已获得Hilco Global and the Gordon Brothers Group 7500万美元的新融资,以帮助集团在破产后维持基本运营。据悉,Barneys百货还在自愿破产申请文件中列出了1亿至5亿美元的资产和负债。Barneys创办于1923年,拥有近百年历史,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其创始人儿子弗雷德的带领下,Barneys从品牌折扣店转型成为奢侈品零售商,但如今正面临Net-a-porter、Farfetch等奢侈品电商的猛烈冲击。值得关注的是,这并不是Barneys第一次申请破产,在与日本百货公司伊势丹发生争执之后,它曾于1996年首次提交破产申请,当时提交的部分原因是想重新与伊势丹谈判协议,也是对过高的租金不堪重负。纽约第五大道是蝉联多年全球租金最贵的购物街道,Barneys百货的破产主要受租金飙涨影响,例如其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旗舰店租金已从1600万美元上涨至3000万美元,几乎抵掉其在扣除利息、税收、折旧和摊销前的所有利润。而破产法庭文件显示,该公司欠其主要业主的近1000万美元未付租金。近年来受到电商冲击和消费者习惯改变的影响,美国越来越多的奢侈时尚零售店已经难以为继。据时尚商业快讯,在截至4月27日的第三财季内,美国高端百货Neiman Marcus销售额同比下跌1.5%至11亿美元,EBITDA为1.26亿美元,净亏损则较上年同期的1990万美元扩大至3120万美元。有分析人士表示,如今整个美国时尚零售业普遍情况是,消费者逐渐失去对实体商店的购物兴趣,无论是在传统的百货商场或其他奢侈品专卖店。去年底纽约第五大道拥有102年历史的地标百货公司Lord&Taylor宣布,由于无法承受巨大的店面开支和惨淡的销售业绩,以8.5亿出售其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75%的面积的大楼给共享办公空间Wework公司以减少债务。租金持续高涨,为节省运营开支,2017年4月美国奢侈时尚品牌Ralph Lauren宣布关闭纽约第五大道旗舰店并裁减冗余的员工。过多的实体店或将成为快时尚的包袱,去年9月,快时尚Zara在纽约的首家门店关闭。另外,Zara此举被指违反了与业主International Plaza Associates(的租赁延期协议,被起诉索赔1500万美元。Gap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旗舰店也于今年1月20日正式关闭。据悉,该旗舰店于1998年开业,至今已有20年的历史,共有三层楼,占地面积达4万平方英尺,Gap品牌最初所签的年租金约为8000万美元,关闭前Gap仅这一家旗舰店每年的租金就超过1亿美元,单单租金每月就背负高达900多万美元成本。今年迄今为止,美国零售商总计已宣布了关闭7000多家门店的计划,预计到年底这一数字可能升至1.2万家,创历史新高。实际上,美国零售业已非一日之寒。美国传统零售商近年来正面临着严重的关店危机,高租金毁了纽约“街区文化”,也间接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式时尚,而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因为难以负担的高昂租金。不可否认的是,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向移动端的转变在给零售商创造了机遇的同时也对线下零售业务造成了很大压力。众多传统上一直是购物区支柱的百货公司和其他零售商的规模都在缩小,或者已经倒闭。深有意味的是,业界对于“关店潮”还有另外一种看法。Winick Realty Group副总裁Ken Hochhauser指出,仔细观察不难发现,纽约第五大道正在惩罚弱者并奖励强者,“现在放弃第五大道黄金位置的时尚零售商近年来的市场份额一直在下滑,并与年轻消费者逐渐脱轨,而Dior等奢侈品牌却试图在该地段寻找合适的位置开设新店。”来源: 时尚头条网

苏宁张近东:链接零售新能力 加速市场下沉

2019-08-08 13:36 93
8月8日消息,今日,在苏宁零售云合作伙伴大会上,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表示,苏宁零售云要打造更具竞争力、更完善的供应链输出体系;赋能共享的发展战略是苏宁顺势发展、全域布局的重要战略方向。近两年,随着多重机遇在县镇市场的叠加,过去城乡两元分化的社会结构将逐步趋同,县镇市场将成为各行业发展的新赛道。张近东表示,苏宁零售云是为零售创业者打造的智慧零售解决方案、是线上线下融合运营的平台,也是苏宁在县镇市场最重要的落地输出方式。未来,张近东希望零售云成为各大品牌商在县镇市场落地发展的最大平台。据张近东介绍,在不断优化家电3C品类输出的同时,苏宁零售云也在加快试点母婴、家居等更广泛的品类业态,致力于帮助更多的品牌商搭建通向县镇市场的高速路,为零售云店主提供更丰富的创业选择。随着苏宁智慧零售能力的进一步成熟,苏宁将不断强化双线融合能力在县镇市场的落地输出,通过链接资源后台、嫁接技术中台、打通场景前台,帮助零售云门店立足本地市场,并开展数字化零售、在线零售。此外,张近东表示,苏宁零售云要提高市场营销、物流配送、金融支撑、数据支持等能力,推出更贴合县镇市场发展需求的解决方案和运营策略,推动各地零售云门店提升效益,帮助合作伙伴降低创业风险。在此次大会上,张近东说:“赋能共享的战略是苏宁顺势发展、全域布局的重要战略方向。”近几年,苏宁不断升级物流云、金融云、数据云等零售核心能力,还相继与阿里、恒大、万达等企业战略合作,并收购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等企业。当前,苏宁智慧零售能力的输出包括县镇市场和城市市场两个方面。其中,在县镇市场,苏宁拥有零售云门店;在城市市场,设有苏宁广场、苏宁易购广场、苏宁小店以及各类线上平台。张京东强调,苏宁要实现更快、更好的发展,就必须要开放共享,与各类行业伙伴实现资源共享、能力共享,持续链接资源、云化能力、赋能行业将是苏宁最重要的发展方向。(文/大海)来源: 亿邦动力网

苏宁易购副总裁顾伟:零售云GMV单月破10亿

2019-08-08 13:34 33
8月8日消息,今日,在零售云合作伙伴大会上,苏宁易购副总裁顾伟宣布,苏宁零售云今年已实现GMV单月破10亿。“今年年初我们实现突破单月10亿的规模,其中二月份单个品牌通过我们联合营销活动已经突破5亿。” 顾伟表示,从2017年11月0.1亿,到2018年单月超1亿,再到今年单月突破10亿,苏宁零售云GMV呈增长趋势。在过去一年里,苏宁零售云以每天7店的速度扩张,在县镇市场的渗透率持续提高。今年6月开始,苏宁零售云将门店布局速度提升至每天12店。大会现场,顾伟宣布零售云门店将在2021年突破12000家。巩固低线市场门店的同时,零售云在过去一年里,整合了品牌商、运营商与加盟商三方资源,整合供应链、运营、IT、金融、售后服务等全体系经营链路,推出了符合县镇用户消费习惯的专属产品,带动了GMV的提升。在本次818大促中,3650家零售云门店作为下沉市场的根基,从7月22日开始提前开展促销活动,4天内空调销量环比增长达179%。除了家电3C的供应商外,大会现场还出现了体育、酒水、家居等非电品类的品牌方。零售云正希望通过非电商品赛道的拓展,为品牌商实现市场的下沉,为用户构建一站式的购物服务平台。来源: 亿邦动力网

专注冻品赛道 飞熊领鲜怎样看待产业互联网

2019-08-08 13:31 31
“我认为市场规模超过一千亿的行业就值得用产业互联网的方式去做一遍,因为它的本质是为产业链的参与者提供服务的平台” 飞熊领鲜CEO孔祥明说到。他认为,生鲜冻品行业无论是生产段、消费端、还是中间的流通环节,产业互联网的发展都是比较初级的。近两年受资本及行业人士的关注,才开始推动行业进行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孔祥明还表示,产业互联网发展的理想状态是产业链各个参与方各司其职,结合大数据、物联网及区块链等技术,做好产业链数字化及价值分配。孔祥明、CEO,负责公司整体经营管理工作,拥有多年生鲜冻品互联网管理、运营经验。原本来生活创业核心成员,带领本来生活1000多人团队;食享会早期创建人之一;曾任职中国生物技术集团,西北大区总经理、本来生活运营总监、本来便利COO、鲜易网副总裁兼COO。以下为亿邦动力与孔祥明的对话内容整理:亿邦:若把数字化工厂、数字化供应链、智能制造链接c端消费者三类企业定义为产业互联网的短链、中链、长链企业,您的企业属于哪种?请详述。孔祥明:飞熊领鲜属于数字化供应链企业,按照你们的定义应该是中链,因为飞熊领鲜是在冻品产业,做行业流通管道及基础设施赋能服务的平台。目前不涉及到工厂及c端消费者,主要服务流通环节。亿邦:您认为产业互联网最核心的价值是什么?孔祥明:我们认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价值是通过技术、科技及金融的手段将传统线下的产业进行线上化和数字化,最终实现产业链的全流程的效率提升及成本降低,重构产业链,进行利润再分配。亿邦:在您所在的行业,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情况怎样?孔祥明:飞熊领鲜所属行业为生鲜冻品行业,生鲜冻品行业无论是生产段、消费端、还是中间的流通环节,产业互联网的发展都是比较初级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这两年资本的关注,科技创业者的关注,开始推动行业进行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亿邦:对您的企业来说,核心能力是什么?这个能力改变了产业链的哪个环节?如何评估这个改变的价值?孔祥明:飞熊领鲜的核心能力是产业+技术+金融,简单来说就说有强大的产业背景及技术团队,以及非常的金融资源及产业金融模式,这些能力的对产业链的流通环节的效率提升,规模放大及上下游成本降低都有非常大的促进。亿邦:您所在的领域,企业想做成功面临的最大挑战/竞争来自哪儿(巨头/融资)?孔祥明:飞熊领鲜目前面临的挑战来源于人才的挑战及产业资源整合能力的挑战,竞争并不是特别大的挑战,因为市场足够大,而且大家起步的时机都差不多。亿邦:除了企业本身,您还看好哪类产业互联网?不看好哪类?为什么?孔祥明:目前我们除了关注生鲜冻品之外,其实一直在关注和学习其他产业的产业互联网发展之路,目前我们认为在钢铁、煤炭、汽配及工业品、建材、化工等行业的产业互联网发展都是比较好的,并没有不太看好的类别。我们认为市场规模超过一千亿就值得用产业互联网的方式去做一遍,因为产业互联网本质是为产业链的参与者提供服务的平台,产业存在就有的做,只是资本价值有大有小的问题。亿邦:您相信会出现营收和估值都能超过千亿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吗?为什么?孔祥明:一定会出现,因为类似飞熊领鲜所在的生鲜冻品行业是一个几万亿的大赛道,类似规模的行业还有很多,营收过千亿并非难事,而估值过千亿的实现就看产业互联网渗透的深度,是否能够真的打穿产业链,实现次终端的相对覆盖及上游生产段的相对控制以及产业链利润率的高低,原则上是有可能的。亿邦:请您预判下产业互联网发展的理想状态是什么样?孔祥明:产业互联网发展的理想状态是产业链各个参与方各司其职,做好分工,结合大数据、物联网及区块链等技术,做好产业链数字化及价值分配。需要一个产业大佬带头,但是也需要产业大佬有格局,先让产业链的参与方们都发展了,平台才能发展,大佬才能基业长青。亿邦:请用一个词描述2019年的产业互联网发展。孔祥明:方兴未艾亿邦:对于产业互联网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孔祥明:最伟大的商业模式是利他。资料显示,“飞熊领鲜平台”是青岛飞熊领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产业链金融服务平台,以“SAAS+供应链金融+B2B”服务于产业用户;上游链接海外工厂,为行业进口贸易商、批发商及加工厂提供金融赋能、经营赋能、仓储物流赋能及大数据赋能。飞熊领鲜聚焦在4000亿规模的进口冻品市场,建立综合的供应链综合服务平台。站在产业背景之上,飞熊领鲜从供应链及供应链金融两大核心需求,来解决行业贸易商、批发商的痛点。飞熊领鲜核心解决贸易商、批发商在贸易流通环节对上游海外厂商货源及供应链资金的需求问题,飞熊领鲜通过多年积累的厂商资源,引导厂商入驻飞熊平台,直接面向中下游客户,通过招标服务的方式解决跨境贸易的需求,并且通过金融路由器的模式将银行、上市公司等资金无缝的引入到产业链里,进行资金与资产的对接。解决长尾商户融资难的问题,加速产业资金流通。未来飞熊将持续引进海外厂商及上游资金方,为贸易商助力赋能。来源: 亿邦动力网